• <acronym id="7covg"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7covg"><delect id="7covg"></delect></track>

    飛鹿言情小說網

    玉華荼靡錄 二十、陌百的生路

    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,但笑不語的繼續看著攤主,一邊計算著自己的荷包里面還有多少錢,以及這個盒子會不會是騙局,

    一邊又害怕錯過了這一次機會。

    畢竟,來了這么多次的路上,這個攤位還是第三次擺出來,前兩次并沒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對的地方,只是這次的事情蹊蹺,讓他不得不去觀察,一顆天價的種子。

    但確是這個攤位最便宜的東西了,這次不得不搏一搏了,只希望不會被掉包,種子能夠發芽,又期望是可以能夠開出自己預想的花,至于花開之后的事情嘛,以后再說。

    眼見東西快到手里了,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收回思緒,笑道:“不是說,只要你能夠保證種子可以發芽,開什么花,一切都隨緣嗎?!”眼神斂了斂,但依舊掩飾不了自己內心的喜悅。

    盡收眼底的不止攤主和雨千衍,在不遠的地方有幾道光束打了過來,似乎像是怕驚擾了這邊的人一般,只一瞬間便消失不見了,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,不知道是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沒有發現,還是對方隱藏的比較好。

    經過一番的思想斗爭和攤位的老板斗智斗勇后,最終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眼見東西到手里了,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了,小心翼翼的揣進兜里,生怕一個不小心弄壞了。

    那情景也只有在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對自家孫女的時候才有,如此的謹慎,小心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么驚世奇寶,這接下來的一路上免不了收到一行人的打探了,只是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有幾十個貼身侍衛,窺探的人無從近身更別提下手了。

    折騰了一天也都累了,天也暗了下來,附近也沒有什么地方可以歇腳,仿佛是對這樣的事情見怪不怪了,出來跑江湖的身不由己,自然是習慣了。

    于是,三五成群結隊的在各自的地方安營扎寨,升起了一小堆,一小堆的篝火,圍坐在一起互相了解情況,打探消息,而身手好的則會捕捉一些可以吃的小野獸,架在篝火上烤著吃,難得休息,人在此刻不得不說是最放松的時候。

    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與雨千衍兩人對立而坐,各自懷揣著心事,一時四周安靜了許多,只是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一邊看著四周,一邊時不時地會摸一下懷里的盒子,像是得到了什么特別重要的秘寶一般,嘴角微微上揚,那是只有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的時候才有的神情。

    雨千衍無意間一瞟,看到的卻是這副模樣,不由的眼底閃過一絲血色,那曾是父親看著母親時的樣子,一想到這里,心里五味雜陳,不禁握緊的拳頭,極力的掩飾自己內心深處的不安,以及此刻的心情,眼底早已波濤洶涌,眼眶的珍珠開始泛濫成災,看見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看過來,用手揉了揉眼睛,一時難以平復的心情,似乎找到了突破口,侵襲而來。

    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看著雨千衍,柔了柔聲音,嘆了口氣,慈祥的說道:“小衍,是想父親了?!也是,老夫是會讓人回想起自己家里的親人的,畢竟老夫如此和藹可親,怎么會沒有人喜歡呢?!”說完之后,便自顧自地在看著篝火上的烤肉,怔怔發呆。

    還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面的雨千衍,噗嗤一聲笑出了聲,苦聲略帶沙啞的回答道:“不是大眾臉,白叔,是真的很像!很像我的——父親!”說完,便一撫衣袖,擦干眼淚,雙手托著下巴,看著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出了神。

    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但笑不語,搖了搖頭,繼續一邊摸著盒子,一邊自顧自己的碎碎念道:“萬事具備,只欠東風!只希望,這次的秘境深處的禁地會有我想要的東西,希望這次不會白跑一趟,應該不至于讓我空手而歸吧?!”一邊說著,一邊安慰自己。

    夜色在篝火里噼啪作響,漸漸的四周都已經入睡,此刻已是深夜,篝火由于無人加柴火,逐漸開始變得微小。整個夜晚,就只剩下雨千衍一個還在怔怔發呆,看著身著墨子爵黑色衣服的老者背對著她進入夢鄉,熟睡的模樣,雨千衍不禁又傷感起來。

    在雨千衍的記憶中阿娘是一個天能巧斧神工,所有的生靈萬物皆可以盤陀,真是應那句話:萬物皆可盤!天工的應做之人怕是也僅此而已,就連上古卷軸上才會有的丹藥銘文的修復術,阿娘也是得心應手。

    只是,記憶中的那些美好,也僅僅,只是停留在那一瞬間,就像是時間上的卷軸將畫面永久的定格在那一幀,所有的瑣事都被一格一格的定住了,深深的鑲嵌在了雨千衍的心里,以至于最后阿娘慘死,父親由于無法接受,隨后便殉了葬,也應了那一句話:此地一闊兩別,我們本是新歡,遂逐了個不死順心。

    那一年,雨千衍十三,正值突破的高峰時段,那一年雨千衍失去了很多,雨千衍以為只有阿娘是不辭而別的,只是現在回想起來,心情依舊無法接受,也無法平息內心的黑洞,以至于自此雨千衍便留了個心魘,每每月圓之夜便會回返,此刻便是最脆弱的時候,只是罕有人知道其中緣由。

    每次都這樣,一回想起阿娘,連心都是泛著血絲的,不是人生來就是冷血動物,只是最后都被逼成了不活不死的怪物,一想到這里雨千衍便泛起了睡意,呢喃之中,進入了夢鄉。

    當最后一個人也陷入熟睡中時,夜已經開始褪去顏色,天逐漸泛白,一瞬間會讓人誤會昨夜,是否真實。夜晚的篝火,無論怎樣都無法照明雨千衍漆黑一片的內心,不管怎樣溫暖的火焰于她而言都是寒冷刺骨的,本就各懷心事,自然無法入睡,只是,一夜輾轉難眠的不止他們。



    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
    五一看書天天樂,充100贈500VIP點券! 立即搶充(活動時間:4月30日到5月4日)

    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    (按左右鍵翻頁)
    玉華荼靡錄書評:
    亚洲人成无码网站久久 亚洲成av人片天堂网老年人 国模人体肉肉啪啪大尺度裸体 国产婷婷综合在线精品 中文字幕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

  • <acronym id="7covg"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7covg"><delect id="7covg"></delect></track>